掳拐疑云成国际名人‧準备接受炮轰‧女背包客道歉

掳拐疑云成国际名人‧準备接受炮轰‧女背包客道歉(吉隆坡3日讯)因无故与友人失联10天而传出被掳拐疑云,继而登上马台两地各大媒体版面的台湾女背包客林维玟,已準备好接受“全城炮轰”。她说,这起失蹤传闻令她一夜间成为“国际名人”,不只是马台的电子与平面媒体刊登她“失蹤”的新闻,一些台湾网友更在各交友网站广传她的照片,发起“人肉搜寻”活动。现在,她连走在大马路上也不断被人认出,让她在深感愧疚之余,更是尴尬得无地自容,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藏身。林维玟日前现身澄清自己是在刁曼岛旅游散心后,马上从被众人关心的主角变成了被声讨的对象,以致她至今不知该如何面对社会大众的眼光。现年27岁的林维玟接受《》访问时,除了为自己的任性及糊涂行为作出交代,同时也对所有关心她的朋友及大众致歉。台湾发起人肉搜寻运动失蹤消息变成国际新闻,台湾媒体大肆报导,让林维玟一夜之间变成全马及全台家喻户晓的人物。她苦笑说,她曾想过自己总有一天会红遍全台湾,却万万没有料到竟是以这样尴尬的方式“走红”。她说,在台湾的母亲致电告诉她,台湾“中天新闻”也曾报导她失蹤的新闻,让她当场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而在马来西亚媒体刊登我失蹤的新闻后,我也曾多次被路人认出,使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们的目光和询问。”她披露,台湾当地也有人发起“人肉搜寻运动”,朋友皆利用所有网络交流网站,如“面子书”、“推特”或是MSN,想尽办法寻找她的下落。“朋友知道我失蹤的消息后,纷纷在我的面子书留言,关心我的情况。不过,当他们先后知道我原来是因为在蓝天大海的离岛渡假而忘了向朋友报平安后,关心的声音瞬间变成了炮轰的声音,让我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不过,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她披露,她已準备在这几天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后,马上返回台湾与所有朋友见面,以愧疚的心情面对即将来临的“炮轰大会”。好友痛斥“不负责任”林维玟歉意满满,她要道歉及感激的人数之不清,当中最让她感到内疚的莫过于与她结识4年的好友吕佳徽。知道佳徽为她“毫无音讯”一事担心了整整10天后,维玟立即向对方低头道歉,涕泪纵横的佳徽见到维玟平安无事归来,虽然激动中带着喜悦,但仍不忘痛斥好友“不负责任”和“任性”。佳徽也当着记者的面前数落维玟说,“哪有人在跟别人借钱后,还未收到钱就一声不响地失蹤了,我当然会认为她已经出事啦!”27岁的佳徽娓娓说道,当林维玟“音讯全无”后,她除了到警局报案,也向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求助,并通过多个民间组织及媒体寻找维玟的下落。“朋友家人都说大马治安不好,我担心她有危险,怕她真的被人拐带了。所有官方、非官方的途径我都联络过了,大使馆、国际刑警也出动了,但最后才发现,那原来只是维玟摆了一个天大的乌龙,唉,道歉的事情就留给她(维玟)去做吧。”允诺不会再有下一次愧疚不在话下,林维玟深知自己闯下大祸,麻烦了无数的人,于是,她通过《》郑重向广大群众道歉,并说:“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谈起失蹤疑云,维玟解释说,她有她的苦衷,而她当时并非故意与佳徽失联,只是因着种种巧合,让这个原本平常的失联,演变成得劳烦国际刑警出动追蹤的闹剧。“我在上月20日抵达刁曼岛后,才发现我的手机完全打不通,没有覆盖信号,加上我人生地不熟,以为人在离岛,手机打不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我便毫无顾虑的在岛上游玩。”“其实,我曾试着通过当地的服务柜台与佳徽联络,但却不成功,那些柜台人员东指西指,让我跑了好几处地方,却还是无法联络上佳徽。”维玟说,由于刚好受到一些感情问题的困扰,本来她準备在刁曼岛散心两三天,没想到一待就超过一週,连带将联络亲友之事也抛诸脑后。服务生翻译报导“直到30日那天,我在一间印度餐馆用餐时,餐馆的一名服务生突然拿着一份马来报章,问我到底是不是报章上刊登的那名被绑架的女生时,我才惊见自己的照片大大张的刊登在报章上方。”“服务生翻译那篇报导说,‘全世界’都在找我,大家以为我被绑架了。真的很夸张,我简直不敢相信!不过,我在知道事态严重后,就马上联络在台湾的父母,立即澄清这场误会。”返台交代“失蹤”再游马对于此次来马背包旅游一事,林维玟总觉得意犹未尽,因为只去几个地方而已。“来马20余天,我只到过森美兰波德申、马六甲及刁曼岛3个地点,而这些地方大多数都是属于南马一带的地区,而还有好多旅游景点是我所嚮往的,所以,我将在返台交代‘失蹤’一事后,儘快二度返马旅游。”她披露,虽然她的签证是在12月中旬到期,但她仍担心下次入境大马时会被拦阻。“在我‘失蹤’的事件传遍大马各地后,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曾向我表明,我往后在入境大马时,可能会面对一些问题,他们也要求我正式向大马警方销案,以圆满解决此事,免得留下手尾。”新闻背景游马失联掀“失蹤疑云”来自台湾的自由工作者林维玟,与法国男友约好在马来西亚会合,以一同展开背包旅行后,于10月11日凌晨搭乘亚航飞抵大马,然而她在抵步数天后却与男友起争执而分手,并在向身在台湾的好友吕佳徽哭诉后,于10月19日失去联络,长达10天音讯全无。吕佳徽担心林维玟疑被掳拐,便趁到大马出差时向警方报案。过后,吕佳徽因感觉警方迟迟未採取行动,而致电《》求助,过后,本报遂根据吕佳徽提供的详情,报导林维玟“失蹤”的新闻,以期早日寻回林维玟。岂料,新闻见报翌日,林维玟竟现身表明她不曾失蹤,她只是因为玩得“乐不思蜀”而忘了积极联络亲友报平安,以致引发一场“失蹤疑云”。‧2010.11.03

延伸閱讀